极速排列3注册-濮阳新闻网
点击关闭

相关大会-ST围海财务总监主动提出将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交与围海控股-濮阳新闻网

  • 时间:

迪士尼换新CEO

在交易完成後,千年設計原控股股東千年投資也隨即成為ST圍海第二大股東。此外,雙方之間的不愉快也逐漸產生。今年8月,千年設計董事長、實際控制人仲成榮攜新的班子成員正式上任,替換原有以前董事長馮全宏為首的團隊。

事實上,此次董事的全體離職早可預見。12月17日晚間,ST圍海發佈了2019年第三次臨時股東大會的提示性公告,會議的主要內容即為「以舊換新」,上述離職人員大多在罷免名單之內。與其被迫離開,不如主動撤場。

至此,這一起公章搶奪的大戲正式陷入羅生門。究竟是主動交出還是暴力搶奪,或許真如ST圍海所言,「以權力機關的調查結果為準」。

此外,深交所進一步提醒ST圍海監事會,股東大會召集人應切實履行職責,認真按時組織股東大會,確保股東大會正常召開和依法行使職權。

除這筆7000萬元的資金流走外,ST圍海還在11月15日前發佈公告稱,由於2018年馮全宏以圍海股份名義為圍海控股子公司圍海貿易的主債務人獲取長安銀行的1億元承兌匯票提供擔保,在圍海貿易未能歸還到期銀行承兌匯票之下,導致ST圍海1億元大額存單到期未能贖回。

黃先梅、陳其——辭去獨立董事職務,辭職后將不在公司擔任職務;

馮全宏具體解釋稱,由於圍海控股與仲成榮存在資金使用分歧,ST圍海財務總監感覺到工作壓力。為此,ST圍海財務總監主動提出將相關印章及銀行複核U盾交與圍海控股。12月13日上午,圍海控股委派馮婷婷等作為代表與ST圍海財務總監進行了相關印章及銀行複核U盾等物品的交接,ST圍海財務總監親筆書寫了交接清單,圍海控股代表在交接清單上進行了簽字確認。

而在資金緊張、貸款逾期等情況下,12月17日,ST圍海此前存入銀行的7000萬元存款在到期后,也被華夏銀行(600015,股吧)從賬戶中直接划走。為此,ST圍海稱將「繼續全力申請相關貸款以緩解流動性緊張局面,並儘快追回該筆7000萬元結構性存款本息」。

隨後馮婷婷與黃曉雲兩人一起將財務總監抽屜里的東西拿清,強行帶走,並留下身份不明人員限制胡壽勝的人身自由,反鎖門把胡壽勝看管在辦公室內。后因雙方吵鬧,引起同事注意,胡壽勝才得以脫身,隨後借同事的手機將此事向現任董事長仲成榮、總經理陳暉、原董事長馮全宏予以彙報,ST圍海立即報警。在原董事長馮全宏的協調下,馮婷婷在11點前僅歸還了胡壽勝的個人資料。

朱琳——辭去監事職務,辭職后將繼續擔任行政部部長。

11名董監高集體辭職A股上市公司的人事變動並不稀奇,而全體董事集體「告退」,這樣的大型賭氣現場引起吃瓜群眾紛紛圍觀。

透視近期公告情況來看,雙方最為直接的矛盾點即是這起收購案的兌現。

此外,ST圍海謀求引進戰投的舉措也未能成行。今年8月26日,ST圍海發佈公告稱,收到圍海控股通知,寧波交投解除與圍海控股此前簽署的《股份轉讓框架協議》。根據此前交易方案,寧波交投及相關方擬給予圍海控股不超過6億元借款,獲取ST圍海29.8%股權,借款用於解決ST圍海和圍海控股之間的違規擔保事項。這一交易的終止,令ST圍海乍現的發展新機遇再次告吹。

今年7月,ST圍海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遭遇證監會調查,截止目前仍未公布調查結果。而在股東之間爭執不下的情況下,這一場宮斗劇又將唱到幾時?

賈興芳——辭去監事職務,辭職后將繼續擔任千年設計財務總監;

一、你司擬於2019年12月24日召開股東大會審議罷免現任全體董、監事並選舉7名董事、3名監事的議案。補充說明全體董事、監事在股東大會召開前兩個交易日內辭職的原因。二、此次辭職的非獨立董事張晨旺、獨立董事費新生同時為12月24日股東大會新的非獨立董事、獨立董事的提名人選。若其提名獲得股東大會表決通過,是否將繼續擔任公司董事職務。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券商中國。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陳暉——辭去公司董事職務,辭職后將繼續擔任總經理、法定代表人;

三、本次辭職的馬志偉屬於高級管理人員。根據前期披露的公告,部分高管擬與公司簽署勞動合同補充協議書。馬志偉是否與公司簽署上述協議,公司對其辭職是否存在賠償義務。

對此,ST圍海聲稱,截至公告披露時,馮婷婷等人尚未歸還公司公章、財務專用章、所有網銀U盾(複核U盾)等重要辦公資料。經公司管理層緊急會議討論通過,公司公章、財務章、財務部門章即日作廢,並儘快刻制新的公司公章、財務章、財務部門章。

在經歷了「搶公章」大戰後,ST圍海及其控股股東開始了「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相互吐槽模式。而在口水戰尚未結束之際,ST圍海11名「董監高」們更是集體說拜拜,同時遞交辭職報告。

仲成榮——辭去董事長、董事職務,辭職后將繼續擔任公司控股子公司千年設計首席顧問;

不過,對於黃曉雲是否參与搶奪材料的問題,ST圍海給予澄清:根據權力機關最新調查進展,現已確認事發當場並非黃曉雲,為另一陌生男子。公司及胡壽勝本人對黃曉云為此受到的影響深表歉意。

股東輪番爭奪控制權曾經歡天喜地地通過重大資產重組「結拜」,分列第一、第二大股東,現在又因對上市公司的控制權割袍斷義,圍海控股和千年投資如今的境況令人唏噓。

12月20日晚間,ST圍海發佈《關於全體董事、部分高級管理人員及監事辭職的公告》。公告顯示,董事會於今日陸續收到全體董事(7名)、3名監事和1名高級管理人員的辭職報告。

黃昭雄——辭去監事會主席、監事職務,辭職后將繼續擔任公司控股子公司千年設計副總經理、規劃總監;

「搶公章」孰是孰非?12月13日晚間,ST圍海一則「公章搶奪戰」的公告震驚市場,其股東間的暗流涌動也演化為練武場。

張晨旺——辭去公司董事職務,辭職后將不在公司擔任職務,擬參与2019年第三次臨時股東大會非獨立董事選舉;

同時,截止2019年5月7日,ST圍海仍有合計8174.27萬元應付現金對價款項未支付給原股東。ST圍海承諾將於5月31日之前支付上述股權收購款,但並未兌現。目前控股股東提出罷免相關董事、監事,使得相關債權人表現出對ST圍海未來發展信心不足,近日來已嚴重影響公司正常運行。

臨近年終,A股市場好戲不斷。這一次,又有上市公司推出激情跌宕的大型宮斗劇現場。

ST圍海稱,公司於12月12日收到兩份《律師函》,系相關債權人主張債權。事件源於2018年4月原董事長馮全宏在任期間,因ST圍海向重組標的千年設計的21名原股東部分支付股份轉讓現金對價時,以代繳個人所得稅為理由預扣了3947.71萬元,但卻一直未履行代繳義務,21名原股東於2019年5月9日通過發送律師函催收,ST圍海至今未就上述個人所得稅款向稅務機關申報、繳納,亦未向21名原股東返還預先扣除款項。

早在2017年,在ST圍海還是圍海股份之時,其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新三板掛牌公司千年設計88.23%股權,合計作價14.29億元;其中股份支付金額8.81億元,現金支付5.47億元。彼時,由於千年設計資產質量較好,實力雄厚,這筆交易也被市場稱為「蛇吞象」。

此外,「搶奪公章」的涉事人之一黃曉雲也現身溝通會,並稱其沒有參与印章交接過程,要求ST圍海公開公告,對其道歉。

而在12月15日下午,圍海控股在杭州召開媒體溝通會,劇情隨即反轉。據媒體報道稱,圍海控股董事長、ST圍海實控人、原董事長馮全宏在會上表示,此次相關印章及銀行複核U盾等物品的交接,是各方協商一致的結果,並非任何個人單方採取暴力搶奪或實施非法行為的結果。

這一集體辭職的「壯舉」,當然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在辭職公告發佈一個多小時之後,深交所火速下發關注函,要求ST圍海對三大問題做出書面說明:

馬志偉——辭去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職務,辭職后將繼續擔任千年設計董事長;

一波三折,在12月17日,ST圍海對關於圍海控股媒體溝通會內容的報道發佈澄清公告,聲稱辦公資料實控的相關說明摘錄于自於當事人胡壽勝、劉芳的彙報說明,並未提及「主動交與圍海控股」的內容。此外,對於「各方協商一致的結果」,ST圍海同樣稱「不存在」。

費新生——辭去獨立董事職務,辭職后將不在公司擔任職務,擬參与2019年第三次臨時股東大會獨立董事選舉;

根據ST圍海公告內容,在12月13日上午,由第一大股東圍海控股提名的擬任董事馮婷婷、張人傑,自然人股東李澄澄和陳美秋聯名提議的擬任董事黃曉雲,以及一名身份不明人員一起進入圍海大廈5樓公司財務總監胡壽勝的辦公室。上述人員以「為了公司順利發展,減輕財務總監個人壓力」為理由,要求胡壽勝將公司財務專用章、財務部門章及公司所有網銀U盾移交。

此外,2019年12月13日下午,在圍海大廈7樓行政部,馮婷婷以某會議紀要中公章不清晰名義需要核對公章為由,要求印章保管員劉芳在白紙上蓋章用印以用於對比公章的真偽,並在隨後將公章交於身邊身份不明的人員並離開。期間,劉芳人身自由同樣受到限制。在劉芳脫身後向分管領導彙報后,ST圍海再次立即報警。

陳祖良——辭去董事職務,辭職后將不在公司擔任職務;

今日关键词:病毒可能长期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