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用两年时间写了一部长篇小说:《人类世》-上市公司资讯网
点击关闭

写作文学-又用两年时间写了一部长篇小说:《人类世》-上市公司资讯网

  • 时间:

加总理致信李玉刚

因為創作,趙德發從二十年前開始,就過上了一種頗為刻板的生活:每天凌晨五點起床,喝一杯咖啡投入寫作,寫到八點收工。上午處理雜務,下午再寫一會兒。

趙德發開始了自己的努力。他先後在公社、縣委工作,卻一直從事業餘創作,33歲時考進山東大學作家班學習創作。在此期間,他寫出了短篇小說《通腿兒》,在《山東文學》發表,被《小說月報》轉載,引起較大反響。

「2011年我看到一則消息:國際地層委員會召開專題會議,討論『人類世』概念,商量是否要命名地質新紀元,以取代全新世。」趙德發說,「這個概念一下子戳痛了我的神經」。

從此,他有意識的讀了許多地質歷史學、人類學著作,經常思考這個主題。2013年春天,他去濟南開會,路上看到「岱崮地貌」,突然浮想聯翩,取出隨身帶的幾張紙,一路走一路記,一直記到泰山腳下。

《經山海》里的時代與人物生於農村,年輕時就在公社、縣委工作……這些經歷令趙德發始終關注農村,也時常體現在作品中。比如最近完成的長篇小說《經山海》。而在這部小說塑造的種種人物里,吳小蒿無疑是最打動人心的一個。

考上公辦教師后,他有更多機會接觸文學著作。他說,有一天自己讀到一本文學雜誌,被深深吸引了,忽然冒出一個念頭,想當作家。

他始終慶幸與文學結緣,「文學人生,讓我日子充實、精神富足」。

「看着那座閱盡人間滄桑的山峰,我靈感迸發,寫出了散文《突如其來」人類世「》。又用兩年時間寫了一部長篇小說《人類世》。這部作品後來獲得山東省第四屆泰山文藝獎(文學創作獎)。」趙德發說。

多年來在鄉鎮工作的經歷,讓趙德發見識過許多性格要強、一心撲在工作上的女幹部,她們都贏得了老百姓的尊重。他說,有些工作能力很強卻婚姻不幸的女幹部,自己也認識幾個。最後,把她們的形象糅合到一起,就成了吳小蒿。

迄今為止,趙德發已發表、出版各類文學作品700萬字,著有長篇小說「農民三部曲」等,先後獲第三屆人民文學獎、第十五屆全國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等。

人生的轉折在趙德發23歲時出現了。那一年,已經當了八年民辦教師的他考上了公辦教師。趙德發把這歸功於自己平時大量的閱讀,「當時有一道考題要求寫出魯迅三本著作的名字。我比不少人多讀了一本《故事新編》,拿到了滿分」。

這個形象頗為成功,小說發表后,總有讀者跑來跟趙德發說,吳小蒿就好像他們身邊的某個人。趙德發說,在吳小蒿身上,寄託了自己的理想與期待,「個體生命與文化和歷史聯繫起來,就有了份量」。

他曾很想去縣一中讀書,但由於家境困難,不得不在鄰村讀了四個月初中就主動輟學。後來又想投身音樂藝術,但天賦不夠,考了兩次均告失敗。

「吳小蒿融合了我身邊許多人的特徵,所以會比較真實,讀者會有親切感。」近日,知名作家趙德發接受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記者專訪時,如此解釋新作女主角的形象。

「如果說我在寫作上有了一點成績,那肯定與閱讀有關。每寫一部長篇小說,我都會有意識的圍繞主題讀大量的書,沒有的就去買、借,做大量筆記。」趙德發常常調侃自己「30歲前沒有正式文憑」,「閱讀是我寫作的『文化後盾』」。

她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卻嫁了一個不學無術的丈夫。兩人三觀不合,丈夫不能理解她的想法。吳小蒿衝破阻力,來到一個相對艱苦的海邊鄉鎮,投身理想中的事業。

「寫作是生命價值的體現」在創作中,趙德發常常會有寫得入迷的時候。

閱讀,寫作的「文化後盾」1955年,趙德發出生在山東一個農村家庭。

在國內文學界,趙德發也常被朋友戲稱「草根逆襲」:幼年家境貧寒,30歲前沒有任何正式文憑,靠不斷讀書、寫作,終於實現理想,成為一名作家。

為了塑造好這個人物,趙德發傾注了大量心血和感情,「寫人物,應該真實,讓它在心中活起來,才會讓讀者有貼近感」。

「現在年紀大了,下午一般用於改稿子,看資料,為第二天的寫作做準備。時間久了,形成了生物鍾。」但趙德發並不覺得如何枯燥,「對我個人說,文學就是我生命的存在形式,是我生命價值的體現」。

今日关键词:西汉薄太后陵被盗